A HERD OF NELORE CATTLE ON PASTURE IN BRAZIL (BRASTOCK/SHUTTERSTOCK)

巴西牛肉出口与森林毁坏

2016年至2020年间,巴西牛肉生产牧场扩张导致毁林和土地转换增加了60%。虽然牛肉生产商做出了零毁林承诺,但亚马逊和塞拉多地区的森林仍持续被毁。

Read in other languages:

Português brasileiroEnglish
21 Nov 2023

Tiago Reis, Erasmus zu Ermgassen, Osvaldo Pereira

Photo credit: A HERD OF NELORE CATTLE ON PASTURE IN BRAZIL (BRASTOCK/SHUTTERSTOCK)



作者:Tiago Reis, Erasmus zu Ermgassen and Osvaldo Pereira


巴西是世界第二大牛肉生产国和最大的牛肉出口国。2021年,巴西屠宰了3,900万头牛,生产了970万吨牛肉,其中240万吨牛肉(25.5%)用于出口,年收入约为80亿美元



巴西全国的总毁林和原生植被转换面积从2018年的160万公顷增加至2019年的184万公顷和2020年的183万公顷,而毁林和土地转换的最主要且最直接的驱动因素是扩建养牛牧场和土地投机。

牛肉产量有所下降,但养牛业仍助推毁林

Trase的数据显示,养牛业导致的毁林和土地转换面积从2016年的59万公顷增加到2020年的94.87万公顷,增加了60%,但牧场总面积实际上却从2016年的1.64亿公顷减少到2020年的1.625亿公顷,牛肉总产量也从2016年的1020万吨减少到2020年的980万吨。造成这种矛盾情况的原因是一些非生产性养牛场被用于土地投机。这也说明,不管是用于牛肉生产还是土地投机,养牛业仍是毁林和土地转换的主要推手。

养牛毁林威胁塞拉多和亚马逊地区

牧场面积扩展范围最大的是塞拉多地区,2016年与2020年,这里的毁林面积分别为255385公顷和332706公顷,相当于圣保罗市面积的两倍多。亚马逊地区2016年和2020年的养牛毁林面积分别为257422公顷和291955公顷。


2020年,养牛毁林面积居前三的是亚马逊地区帕拉州莫茹市、欣古圣菲力市和阿尔塔米拉市,分别为22000公顷、15800公顷和15400公顷。塞拉多地区戈亚斯州新克雷斯市位居第四,为14100公顷,第五位是托坎廷斯州皮乌姆,养牛毁林面积为12500公顷。

欧盟法案为巴西养牛者带来挑战和机遇

欧盟毁林法案规定,自2024年12月30日起,从事农产品(包括皮革、牛肉和内脏等来自巴西的牛源性产品)贸易的公司需证明其产品不是在新近毁林的土地上生产的。该法案建立了一个对各国毁林风险进行分类的系统,而巴西很可能被列为高风险国家。


Trase的数据显示,2020年,在巴西3386个产牛城市中, 388个产牛城市的毁林量就占了巴西总毁林量的95%(2016年至2020年)。虽然毁林地区集中,但这些城市2020年的牛产量仅占巴西总产量的42%(430万吨),占总出口量的52%(130万吨)。



也就是说,巴西另外近3000个产牛城市的牛产量占总量的58%(600万吨)和出口量的48%(120万吨),而这些城市的毁林和土地转换风险相对较低。欧盟采取基于风险的尽职调查方法,如果能够有效实施该方法,便可以对最迫切需要的地区进行重点监管,同时降低风险地区出口产品的合规成本。因此,在开展溯源工作时,关键是确定来自目标城市的每只动物及其出生农场。

JBS、马福瑞(Marfrig)和美丽华(Minerva )的毁林风险最高

Trase分析表明,三大牛肉贸易商——JBS、美丽华和马福瑞仍是巴西牛肉出口领域毁林和土地转换风险最高的公司,且在2016-2020年都呈上升趋势。其中JBS的毁林面积居首,从2016年的206428公顷增加到2020年的231808公顷。


2020年,托坎蒂斯州古鲁皮市的肉及肉制品生产商合作社的毁林面积位居第四,为56670公顷,比2016年的23986公顷翻了一番。排在第五位的普莱纳食品公司的养牛毁林面积在2016-2020年间增加了十倍以上,而排在第六位的梅尔库里奥食品公司在同一时期的毁林面积则增加了一倍。


JBS、美丽华、马福瑞和古鲁皮市肉及肉制品生产商合作社在亚马逊地区直接购买牛只时严格遵守了零毁林承诺。然而,这只占牛肉出口的一小部分(见下文有关零毁林承诺的部分)。

中国进口牛肉的毁林风险最高

截至目前,中国(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是面临巴西养牛毁林和土地转换风险最高的进口市场,这种风险自2013年起便持续上升。2020年,中国的进口涉及494323公顷的养牛毁林,其次为埃及,涉及81352公顷的养牛毁林。然而,2020年,中国每吨进口的毁林面积为281公顷,低于土耳其的664公顷和埃及的388公顷。欧盟进口的毁林风险略有下降,从2016年的31141公顷降至2020年的28502公顷。

巴西国内牛肉消费约占总产量的75%,因此,巴西本国的养牛毁林和土地转换风险最高。然而,由于缺乏官方的巴西国内牛肉消费数据,我们无法计算风险水平。Trase的合作伙伴正在研究这一问题,并将于2024年公布研究结果。

零毁林承诺未能保护塞拉多和亚马逊地区

2020年,亚马逊地区73%的牛肉出口都将遵守零毁林承诺,与2016年持平。这些承诺协议制定于2009年,但似乎并未能保护本地生态系统。2008年至2021年间,亚马逊地区1200万公顷森林被毁,取而代之的是牧场。

2020年,塞拉多地区只有约64%的牛肉出口遵守零毁林承诺,而2016年这一比例仅为21%。塞拉多地区是牧场转换风险最高的生物群落。在巴西全国范围内,2020年54%的牛肉出口遵守零毁林承诺,高于2016年的29%。

养牛业的零毁林承诺包括当时在亚马逊地区经营的四大屠宰场(白金、马福瑞、美丽华和JBS——后与白金合并)达成的《公共牲畜承诺》,即G4协议,和亚马逊地区其他屠宰场针对牛肉的《行为调整准则》(TAC),该协议的规模和范围正在不断扩大。根据这两项协议,屠宰场在2009年以后不得从亚马逊地区毁林的养殖场购牛。然而,虽然G4协议要求企业防止任何毁林行为,但《行为调整准则》仅要求企业防止非法毁林。在未签署《行为调整准则》地区,如塞拉多地区和亚马逊地区的马拉尼昂州和托坎廷斯州,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在独立作出承诺。

最近,巴西检察院审计了2020年7月至2021年12月期间直接从亚马逊地区五个州购买牛只的《行为调整准则》零毁林承诺。美丽华和马福瑞公司完全合规,而JBS的合规程度也达到93.8%。梅尔库里奥食品公司也完全合规。这一审计提供了可信的证据,证明这些公司在亚马逊地区直接购买的牛只不涉及毁林。

然而,在亚马逊地区,《行为调整准则》零毁林承诺只适用于从屠宰场的最终供货养殖场直接购买的牛只,而不包括从牛肉供应链更上游繁殖和饲养小牛的养殖场购买的牛,因为那里可能发生过毁林。它也不包括亚马逊以外的其他生物群落,只覆盖塞拉多部分地区(马托格罗索州)。因此,《行为调整准则》零毁林承诺仅覆盖巴西2020年牛肉出口量的14%。

古鲁皮市肉及肉制品生产商合作社和普莱纳食品公司位于亚马逊地区的州内,这里也不使用《行为调整准则》系统。这些公司声称有单独的企业零毁林承诺,但我们没找到可以证实这一点的公开信息, “牛肉追踪”透明度平台上也没有此类信息。

亚马逊地区的毁林碳排放量最大


摧毁森林和其他自然生态系统来建设牧场会释放大量温室气体,加剧气候变化。2020年,受过去五年毁林的影响,巴西牛肉出口的排放量相当于3.392亿吨二氧化碳,占该国当年土地利用变化排放总量的37%

塞拉多地区在本土植被上建设养牛牧场的面积略大于亚马逊地区,但亚马逊地区的毁林排放量要高三倍,因为该地区森林的碳含量极为丰富。2020年,亚马逊地区牛肉出口相关的毁林总排放量为1.694亿吨二氧化碳,而塞拉多地区则为5710万吨二氧化碳。

Trase供应链上查看巴西牛肉数据

本文引用格式:Reis, T., zu Ermgassen, E., & Pereira, O. (2023). Brazilian beef exports and deforestation. Trase. https://doi.org/10.48650/FTSC-RG72

有关 Trase方法的详细说明,请访问:
Trase. (2023). SEI-PCS Brazil beef v2.2 supply chain map: Data sources and methods. Trase. https://doi.org/10.48650/CP2S-SP59

巴西牛肉数据集下载地址:
zu Ermgassen, E. K. H. J., Suavet, C., Biddle, H., Su, N., Prada Moro, Y., Ribeiro, V., Carvalho, T., & Lathuillière, M.J. (2023). Brazil beef supply chain (2010-2020) (Version 2.2) [Data set]. Trase. https://doi.org/10.48650/AYAA-HH56







Related insights

Displaying 5 of 62 related insights

We use cookies on our site.